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地勘文化 > 職工風采 >
責任編輯:劉海燕文章來源:測繪院發布時間:2021-02-04 16:52點擊數:

浮生千山路

  

題記:一個人的生命是應該這樣度過的,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恥。

劉亨明和黃澤遠是我隊物化探院兩位普通職工,2021年將是他們參加工作的第38個年頭。他們同樣來自贛南,都在18歲的年紀從父輩手中接下為地質事業奮斗的大旗。作為生活中的摯友,工作上的黃金搭檔,他們共同參加了多個項目。從分散流采樣、建筑施工、新疆地質找礦、工程物探,他們工作內容不斷發生著變化從深山老林、茫茫大漠、皚皚雪山、野性而原始的非洲大陸,他們的工作地點不斷變換作為默默前行的趕路人,他們一步一個腳印跟隨著社會的步伐,不斷適應社會單位的發展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地質工作者對事業的堅守,對單位的忠誠,對生活的熱愛。

贛鄱大地

1984年剛參加工作,他們接到了分散流采樣的任務,工作范圍遍江西省內及福建、廣東部分地區。當時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車,導航靠紙質地形圖與羅盤儀。踏著露水出門,月明星稀歸來,穿梭于人跡罕至的深山荒溝。黎川縣會仙峰黃澤遠記憶尤為深刻的地方,徐霞客在他的游記中這樣寫道:“自過脊至會仙,望之甚近,而連逾四峰皆峭削,其下亂壑縱橫,匯水成潭,四下四上,又四里而登會仙絕頂,則東界大山俱出其下,為大山寥絕處。”一天,他接到任務上山采樣,做到一半時,天色晚,幸山上有小廟一座,廟中有和尚二人,他得以夜宿于此。夜間氣溫驟降,四周空寂。第二日清晨,旭日東升,云霧繚繞,宛若仙境。多年的野外工作經歷鍛煉了他們敏銳的方向感與地形圖判讀能力。他們能夠通過太陽的升落、植物的生長情況判定方向。通過手中的一張地形圖,在密林中迅速定位自己的方位,推斷地形的起伏,道路情況。

面對蜿蜒曲折的山路甚至一條開辟出來的新路是需要勇氣的。當我們在迷失在山野,他們總是主動走在前面開路。2017年5月在衢州大山里做隧道勘察,我們一行人沿著一條潮濕的山溝下山。劉工在最前面用隨身攜帶的木棍打草驚蛇。雨后初晴,氣溫逐漸回升,天空變得明亮,密不透風的杉木林下依然昏暗潮濕。我們背著儀器匆忙趕路,突然同事哇的一聲跳出2米遠,大呼“蛇!蛇!蛇!”。我們頓時驚慌失措,本能后退。安定下來,發現前方盤踞著一條五斤重左右的大蛇,暗黑色三角形的頭,嘴尖尖的,身子不長卻粗壯,布滿棱形花紋,完美偽裝在巖石與枯枝中。雖然紋絲不動,卻神秘而威嚴,攝人心魄。這就是令人膽寒的尖吻蝮蛇,俗稱“五步蛇”。與他們出野外,汽車飛馳在高速公路上,他們經常指著遠方的聳入云霄的山峰,那是他們工作過的地方。他們熱烈討論山上的地形地貌、廟宇遺跡、風土人情。他們感慨時光飛逝,經濟的發展讓很多村民背棄了田野,田野變得荒蕪,往日熙攘的山路也難覓蹤跡。

小冰河期

90年代末,地質行業進入了小冰河期,收入大幅減少,剛成家的他們生活更是捉衿見肘。面對微薄的工資,許多同事選擇另謀出路。他們仍然堅守崗位,跟隨單位產業轉變,開始從事建筑施工。與地質找礦相比,建筑施工雖然不是在深山老林,但需要配合業主施工進度。他們經常通宵達旦施工,自己扛水泥、鏟石子、操作儀器。機器轟鳴,塵土飛揚,工棚濕熱難耐。他們仍然聚精會神,不敢絲毫懈怠,因為稍微疏忽意味著嚴重的質量或安全問題。跟隨單位的項目,他們到廣州、珠海、廈門等地。不斷刷新的建筑高度和復雜的地質情況,對基坑和地基有了更高的要求。軟土地基、高邊坡、地下水豐富、濱海地區,再難做的工地他們都遇過。多年來跟隨單位項目走南闖北,與家人聚少離多。節假日的城市萬家燈火通明,人們在享受天倫之樂,他們依然堅守工地,只因為肩上沉甸甸的工作責任與生活的重擔。

新疆故事

蟄伏多年,地質行業迎來春天。2009年黃澤遠等人首先加入新疆找礦大軍。之后從非洲歸來的劉亨明也踏入這茫茫戈壁灘。初入戈壁灘,他們住在臨時搭建的帳篷中,戈壁灘晝夜溫差很大,帳篷內白天悶熱難耐,晚上寒氣蝕骨。風沙肆虐,睡覺前總要抖一抖積得很厚的黃沙。劉亨明看到附近礦山工人壘的地窩子,雖然簡陋,但能躲避風沙,隔離熱氣與寒冷。于是他帶著大家搭建地窩子,搭好的當天下午突然狂風大作。他們躲進搭好的地窩子里,只聽得外面狂風在呼嘯,石子打得皮卡砰砰作響。待狂風平息,他們走出地窩子,帳篷被吹得很遠,日用品散落在沙子中,嶄新的車輛表面被打得斑駁。在沙爾湖,黃澤遠負責采購和運水。工區離最近集市上百公里,戈壁灘缺乏標志物,極易迷路,特別是必經之地魔鬼城,因風蝕而成的蘑菇石、城墻如迷宮一般,當地流傳著很多恐怖陰森的傳說。車轍很快被風沙掩埋,即使經驗豐富的司機也會迷失方向。每次下山,黃澤遠都如臨大敵,精神高度緊張,在心中默記地形特征,生怕遺漏任何一個標志。一旦在戈壁灘迷失方向,意味著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黃澤遠深知自己的責任。工區不通電,手機信號也斷斷續續。為了跟家人打電話要跑到附近的山丘上。戈壁灘與世隔絕,日子比外面更加漫長,特別是在等待任務的時候。他們一遍遍整理設備、擦拭儀器,或者在工區附近收集戈壁石。在新疆的幾年,他們見識了祖國邊疆的壯美風光,綿延千里的天山、憨態可掬的旱獺、遺世孤高的雪蓮、變幻莫測的天氣。在幽深的山谷與滾石玩“躲避游戲”,在山谷里與狡黠的野狼斡旋,在冰雪里匍匐前進。沒有去過新疆,沒有參與那些項目的我很難了解那種情感。

智能化時代

回到九江的他們,很快投入電法物探與管線探測工作中。管線探測看似簡單,但地下管網權屬單位眾多,年代久遠,千頭萬緒。為了確定通信線路的走向,劉亨明經常逐個開井蓋。碰到“頑固”的井蓋,錘子、撬桿、梅花起子一起上。碰到難以確定走向的通信線,他們會反復用儀器掃描,追索信號,追溯線的走向。吃飯和休息的時候也與同事探討,激烈爭論。有時在收點的時候突然靈機一動,茅塞頓開,完全推翻之前的判斷,重新標定位置與走向。他們為了確定通訊線的根數,排水管流向,管徑等信息,經常在排除危險后進入檢修井。檢修井往往蛛網密布,蚊蟲飛舞,散發難聞的氣味。智能化時代,管線探測也逐漸使用平板電腦進行屬性錄入與數據采集,這對他們是不小的挑戰。他們小心翼翼操作,生怕點錯一個屬性,輸錯一個數據。在野外做電法物探,每當雨休,他們都會整理儀器設備,仔細找出供電線的破損之處與連接不牢的接頭。他們總結了幾種巧妙的接線方法,用他們教的方法接線,在野外怎么拉也拉不斷。在野外,最難爬的山他們沖在最前頭,再艱巨的任務,再繁瑣的工作他們也毫不畏懼。

他們從英姿勃發的少年到走過浮生千山路的知天命之年,人生最寶貴的青春年華獻給了找礦事業。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他們嚴于律己;在紛繁的人生抉擇上,他們緊跟單位步伐;在價值取向多樣化的今天,他們選擇淡泊明志。與無數辛勤耕耘的父輩一樣,他們如涓涓細流,悄無聲息,卻匯聚成浩瀚大海默默為單位貢獻自己的力量。

(鄒磊

聯系我們|在線留言|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CopyRight @ 2015 江西有色地質勘查五隊 版權所有

地址:九江市廬山區廬山大道99號 電話,傳真:(0792)8220382 郵編 332000

贛ICP備16005170號-1

0792—8220382 0792—8551278 (工作日:9:00-18:00)
九江市廬山區廬山大道99號
江西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免费的麻将赢红包 上海天天彩选四回顾 港彩透码①肖三中三 去年5月以太坊价格 四川成都麻将在线游戏 亿客隆登录平台 奥运女篮比赛比分 麻将赌博技巧分享_点进进入 河内五分彩有假吗 极速快乐十分 体彩河南11选5遗漏 彩票平台谁知道 188比分直播手机 新疆时时彩一点击进入 香港赛马会精准网站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